universal music


你好



 

Hello 你好 “我叫 大文”
我可以唱一首我写的歌, 给你们听吗

 


跟名字的笔划一样单纯,一个学音乐长大的男声,有着独特的男低音, 以及令人陶醉的假男高音, 喜欢唱歌热爱各式音乐,找到youtube这个朋友,固定在网路上发表自己的创作,擅长用简单的手法表达对音乐的热情。他以厚实温暖的歌声,阳光般的美式风味,让人联想到美国歌手Sade莎黛以及Maxwell麦斯威尔, 他还擅长自导自拍自己的创作,换句话说,王大文的音乐才华就不像自己名字笔划那么简单,可是很有学问的呢。

大小的大 文章的文 名字很简单 底子很深厚
芝加哥西北大学双学位高材生 古典音乐以及音乐剧洗礼
波士顿出生,高中时期在香港度过,毕业后回到美国进入芝加哥大学念音乐,又转战洛杉矶寻求表演机会,最后落脚华语音乐市场重镇台湾。凭着对音乐的爱与执着,王大文展开四万五千公里的梦想追寻。

记忆里,六岁那年他就对音乐着了魔。大文说:「那一次坐在车后座,妈妈收音机放着贝多芬六号交响曲,那曲子没有歌声,旋律里好多乐器,我不知不觉跟着唱,一心只想把每种乐器的旋律都唱出来。」,他用耳朵捕捉乐音的能力让妈妈很惊讶。在此之前,一般美国华人父母从小就逼小孩学琴,但大文爸妈都是教授,压根儿没想过孩子会和音乐扯上关系,因此无论他和大七岁的哥哥怎么拜托爸妈让他们学琴,爸妈都没考虑,直到听见大文用人声模彷乐器演奏的异禀天赋后,才把他送去拜师。「还没等到家裡买钢琴,我已经迫不及待上了两次课,每天把家里的壁炉假装成钢琴,在心裡叮叮咚咚。」

高中暑假,他回波士顿,进入以爵士乐教学闻名的伯克利音乐学院(Berklee College of Music),五个星期的课程解放他的音乐态度,他开始思索未来。大文说:「我知道当一个创作歌手,其实不需要上学,但是我喜欢读书。」于是他选择最艰辛的路,申请进入以严谨教学着名的芝加哥大学,而且决心挑战古典音乐和英文文学双主修。但是离开古典怀抱太久,第一次申请音乐学院竟被拒绝。「当时我心好痛,往湖边走去的路上,不知不觉泪流满面,但三分钟后我就决定,我一定要念音乐,于是走回申请处再要一份资料,没想到承办人员竟然劝我放弃,要我转去容易申请的科系,我觉得有种被侵犯的感觉。」硬颈的他一边念文学系,一边开始参加合唱团,拜研究所老师学唱歌,终于在大二结束前申请到音乐学院,同时副修歌剧戏剧表演,拼了命在五年内念完两个学位。

因着对音乐的坚持,他的大学阶段不停奔走在图书馆和琴室间,生命小宇宙最精华的青春岁月只有音符作伴,也错过精彩的校园生活,大文一度认真的以为,自己会去演百老汇,而他果然去过纽约,演了音乐剧,还在纽约公园的演出上和梅莉史翠普同台,写下人生中最珍贵的一段记忆。
独立发行英文专辑 Youtube发表各类作品

美国乐评:歌声好比Sade莎黛和Maxwell麦斯威尔
2008年金融海啸打垮全球经济,芝加哥陷入大萧条,王大文搬去洛杉矶投靠当製片的哥哥,用最克难的方式在家裡录音,完成专辑《American Me》,压了一千张CD透过网路发行,大文老实说,「事实上可能卖不到一半。」然而专辑裡对种族歧视的探讨,发人深省的歌词,让美国华人注意到他,甚至有大学亚洲研究学院以这张专辑做研究,讨论他的歌词和话题,大文的演唱触角伸进校园舞台和亚裔族群,乐评则讚赏他独特的男低音和迷人假音,直比美国歌手Sade莎黛和Maxwell麦斯威尔。

那是.com的年代,实体CD早已落伍,大文跟上脚步,先在Myspace发表创作,接着又转战更friendly的youtube,翻唱是他走进人群的方式。从Bruno Mars火星人布鲁诺、Usher亚瑟小子、Taylor Swift泰勒丝到Mariah Carey玛丽亚凯莉的歌,他都以独到的方式重新演绎,擅长影像拍摄的哥哥则为他编写简单却创意十足的脚本,让他每支影片一推出,就迅速累积按讚的大姆指符号。玩出新味的他再把大家耳熟能详的英文歌填上中文歌词翻唱,「当初单纯是无聊,想说可以顺便练中文。」没想到Rebecca Black的〈Friday〉中文版上线后,引来疯狂留言,有人说「这首歌竟然这么好听」,有华语教师用他的MV当教材,一份英国网路报更以「原来这歌用中文唱就对了」,将这首翻唱曲捧为网路神曲。而他既阳光又腼腆的表演风格,能弹能写能唱的全方位才华,当然不会只在网路世界获得掌声,走出电脑小银幕,王大文带着他的音乐现声台湾。
感谢喜欢音乐给予实习 广告片电视配乐来者不拒

弹指成旋律 华语乐坛因他而美丽
2012年4月30日,大文隻身飞来台湾,展开新人生。迎接他的,是隔天开始的中文课,和两周后进入「喜欢音乐」製作部实习的忙碌生活。到台湾前,他的母语是英文,思考逻辑十足美式,但一落地,频道被迫转成华语,不但开口要说中文,连他最引以为傲的创作也要换种语言思考,因此他每天一早就到国语日报上课,用中文写日记,而进「喜欢」实习,在製作人陈子鸿带领下,从写谱、专辑前製会议到录音全都参与,也让他短时间和华语音乐市场接上轨。
「以前的我完全不了解商业音乐世界,尤其是台湾,但子鸿老师给了我一个很棒的机会,帮江蕙的化妆品广告写三十秒配乐。」陈子鸿不但是大文接触台湾流行音乐的导师,更扩展他的音乐视野与高度。在「喜欢」,大文因为参与製作吴申梅专辑,接触他完全陌生的台语音乐环境,也透过李玟专辑前製作业的观察,掌握製作流程,了解一张专辑的成形,摸索到创意和传唱度间的平衡点,大文的创作内容更有共鸣。

而江蕙30 秒化妆品广告曲挑战成功,更让唱片公司见识到他弹指即成旋律的实力,陆续又交付他为偶像剧编写配乐的任务,大文说,「我在美国大多唱蓝调爵士,根本不会写抒情曲,到了台湾以后,被很多音乐吸引,成为全新的我,可能是为了写配乐,看了很多偶像剧,学到什么歌适合什么戏。」于是从《东门四少》的小试身手、〈回心转意〉成为《爱情女僕》插曲、包办《幸福选择题》、《女王的诞生》大半的配乐创作,到演唱最新上演的《回到爱以前》主题曲〈美丽〉,并几乎包办全部配乐,崭露犹如「偶像剧配乐新人王」的气势。此外,大文也从2013年起主持ICRT两个音乐节目,周四晚间十一点是介绍西洋流行音乐节目的《Universal Beats》,周日晚间八点是播放古典爵士乐的《Starlight Concert Series》,用不同身份和触角展现大文式音乐思维。

一个人在台北,生活磨练加重他音乐中的情感厚度,也让他笔下的音符走出突破新路。

一百万个网友发现 一个好友善的声音
YOUTUBE好朋友 “王大文”
自我介绍创作专辑 「你好」
请你听听看, 好不好

慢半拍:朋友常笑大文反应慢,绝不是笨,只是什麼事都想太多,连回答也慢半拍。他把嘲笑化為创作动力,写下这首歌,是大文的另类生活态度。

你好:大文第一首中文创作,写的是他对台湾这个「新家」的感觉。在遥远的异地寻梦,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挑战不会少,但始终怀抱希望,从单纯的心出发,累积正面能量。

练习爱情:要怎麼形容大文对台湾的感情,他自己的说法是,「就像谈恋爱。」,他把这份微妙情愫谱写成歌,时时提醒自己,每一段爱情都需要经营,都需要练习。

鞭炮:去年冬天在台北,大文有一段时间睡不好,熬夜很凶,严重失眠,过年前朋友担心他留在台北过年没人陪,劝他出国度假,他没出国,却爱上难得安静的台北,和此起彼落的鞕炮声,也发现,一个人在台北过年,其实也很享受。

有什麼意义:大文常出没在东区巷弄裡的咖啡厅写歌,冷眼旁观年轻人的互动,似乎只在虚无縹渺的网路世界中,情人坐在一起不讲话,让他想问「存在在这个世界,到底有什麼意义?」

酸雨:台北是个爱下雨的城市,一下雨,让整座城市潮湿得好忧鬱,也让大文想起远在美国的前女友,他写下这段心酸印记,专属于台北,和他的那一段逝去。
回心转意:他在过去的回忆裡钻牛角尖,想到分手的恋侣,有谁能勇敢承认「都是我的错」,于是诚实写下这首歌,自我疗癒。

美丽:大文的音乐和他的人一样单纯,生活裡最简单的心情,俯拾皆能成歌,〈美丽〉是初相遇时两个互相吸引的心灵,牵引出美好的爱情风景线,简单的情歌,写真摰的意念,就能让人重返单纯听歌的美好时光。

印度小夜曲:把已逝作家陈之藩翻译英国诗人雪莱作品的「印度小夜曲」谱成歌。他被〈印度小夜曲〉打动,不只因為诗裡满溢的情感,也因為这是妈妈最爱的一首。

Shoes:出生在美国的大文,习惯很中国人,从小父母教育他一进家门就要脱鞋,明明老外连在床上穿鞋都稀鬆平常,但每次同学去他家,他也只能不好意思的请人家脱鞋。这是专辑裡唯一一首英文歌,也是大文在美国时期未发表的创作,延续《American Me》里严肃种族话题,用詼谐思维,谱写黄皮肤在白人世界的格格不入。
 


关于环球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隐私策略
版权归正东音乐娱乐咨询(北京)有限公司所有 京ICP备12038593号 京网文[2014]2048-298号